书名号出版众筹

| Fun | X 香港最美杂志首次释出全部500张封面,多数你从未见过

79

近日香港《号外》杂志发起了「我最喜欢的《号外》杂志封面」投票活动,一次释出1976-2018全部杂志、一共将近500张封面图,让我们终得看见这本传奇杂志的封面全貌~

2018年3月15日出版完最后一期之后,《壹周刊》宣布停刊,日后只出电子版

陈冠中(左三)丘世文(右一)

到了1929年,坊间的通俗言情、神怪武侠以及色情小说仍然普遍用文言文撰写,构成了香港人的集体无意识

香港开始自我陶醉,20世纪70年代是「火红的年代」。


短暂的香港电视、电影「新浪潮」,只能在那个什么都敢作敢为的70、80年代催生


这个年代,金钱资本在叠加累计,文化运动在翻天覆地。香港电影新浪潮携着徐克、许鞍华、方育平、谭家明大开了港人的眼界,音乐有林子祥,电视有甘国亮,文学有亦舒,明星有缪骞人……


用佘宗明的话讲,香港从未如此蓬勃,从未如此精彩,从未如此高级,如此接近国际大都市纽约、伦敦、巴黎、东京。


就在这么一个举世无双的年代里,陈冠中心想,香港需要有自己地标属性的杂志,香港人需要身份认同的杂志,我想办这份杂志,我能办这份杂志。


这份杂志,就是《号外》。



陈冠中最初的理想是办一本像美国纽约的Village Voice那种地下狂野的、波西米亚的刊物。

Village Voice,俗称《村声》,现已六十多年,这份「另类报纸」,可谓是撼动了纽约甚至整个美国的主流文化。

村,就是格林威治村,音乐文学的驻留地。

村声,发出的是光鲜亮丽的纽约背后那个狂野嬉皮之声。

「意识形态让我们感到无聊」,他们在前言里说,「美国最优秀的心灵,无论是激进或保守,都只能自说自话」。



《村声》的风格和趣味从杂志封面就能嗅知一二

《号外》第一年的五期到用粗糙的新闻纸来炮制早期《村声》的风格,英文名Tabloid(通俗小报)。



创刊之初的《号外》还没找到风格,就像其他小报一样

1976年12月,通常人家圣诞节特辑都尽情欢乐。而《号外》封面是面镜子,镜中女孩子伏在床上哭,男孩的照片被划花,合照被撕碎,似乎女孩失恋了。


1977年6月,那期讲香港电视特辑,于是胡君毅画了个电视机头。视觉风格最初是原始的。


1977年8月刊,那是一晚邓小宇在喜来登酒店喝咖啡,看边上有个少女抽烟很有型,问她愿不愿意为杂志拍照。

刊登时,也不是大头照一张了事,而是一张一张菲林片排开,有她不同的姿势,当时算是非常前卫大胆。


摄影师辜沧石(Jonny Koo),出于朋友关系,拍了两个有名的发型师Ray Chow和Suiki Lor,封面特辑「名人美容师」(1978年3月)。

1978年4月也是Jonny Koo的作品,找了些穿着新潮古怪的「曱甴仔」「油脂仔」(外国punk的本地化,《号外》称之为soft punk)做效果。

据说义务拍照的还有摄影师杨凡,他比较浪漫古典。

杨凡后来成了大导演,代表作有《美少年之恋》、《游园惊梦》等


摄影家杨凡与张国荣是多年好友,一日喝茶,他顺道送《美丽传奇》于张国荣,张国荣笑道,没有我,此书怎可成为《美丽传奇》。于是杨凡即兴给张国荣拍了几张,这张最得神韵,留下了传奇又美丽的一刻

《号外》初期的logo是胡君毅设计的,到了第三十四期变成了插图社设计的版本,一直沿用至今。



有一期经典封面就是插图社完成的。1979年9月,特辑叫「中国灵感」。

这两位女子是刘天兰和杜嘉丽,整个封面和妆容都大胆而前卫地选择了红色。其中的衣服、发饰、耳环、象牙镯都是典型的国货,却在混搭中时装化了。



刘天兰(右)和杜嘉丽的经典封面

1980年1月主题是毒品,封面女孩子抱着洋娃娃,镜中的女孩子却在给自己注射东西。


- 主题「毒品」,画面可谓是细思极恐 -

- 主题是「夏日情怀」,张国强在吃冰棍 -

- 主题是「包装」,陈秋霞(80年代著名的民歌歌手,代表作《偶遇》)正在被包装 -


- 四周年选择了四个头做封面 -

当全香港都在拿女明星当封面的时候,《号外》率先用起了男明星,1981年,配合黄日华当年第一套电视剧《过客》的推出,他们便找了这个小嫩肉来拍摄这个封面,须知,当时黄日华还不是「靖哥哥」。


1982年4月,《号外》从11寸*8.5寸变成11寸*17寸,这是杂志狂魔施养德的主意。这期封面张叔平任美术指导,模特是圈外人Eva Lim,她侧脸示人,却美得不可方物。


而后香港一代著名形象圣手刘天兰,成了《号外》的执行编辑,与此同时,号外经典栏目「号外衣架」应运而生。

1982年7月,刘德华尚未走红,张叔平的构图算是又犯了封面大忌,把人物放在了底部,而且在闭目休憩。这就意味着,放在报摊,能看到号外这刊名,就看不到刘德华了。



王家卫御用剪辑张叔平,乃一代美学大师

这却成就了一张很有呼吸感的封面。


1982年8月,《号外》已经厉害到全港第一间设计师服装品牌Joyce boutique的老板马郭志清(Joyce Ma),都肯为它拍封面的地步了。

除了挖掘为人熟知的明星,不为人所知的姿态做门面担当,《号外》亦是文字内容的饕餮盛宴。《号外》元老均与整个文化娱乐圈有着暧昧密切的关系,他们都是跨媒介创作人。


香港的文化人物代表陈冠中

陈冠中打理着《号外》的同时,在香港开办独立书店「一山书屋」;顺便写写电影剧本,《等待黎明》捧红了周润发,《不是冤家不聚头》助力萧芳芳夺影后;再顺便排着舞台剧,张爱玲的《倾城之恋》迄今还是香港话剧团的保留剧目;甚至陈冠中还筹办了一家「超级电视台」。他当先知很多年了。



岑建勋也是一代谐星

岑建勋自己组建影业,主打「作者电影」,有自己的电台节目,还成了一个喜剧演员。刘天兰一边参演电影,一边服装设计,已是殿堂级人物,塑造的明星形象不胜枚举。


二十年后,刘天兰难得上了一次《号外》微刊的封面,造型是多年前张国荣《霸王别姬》的造型,那一期主题是「反串」,张国荣靠这期封面最终赢得了程蝶衣这个角色

佳视在专题发表两年后(1978)倒闭,《号外》这一期不啻于为香港电视史留下了最重要的见证材料

1985年,刚当上港姐不过一会的张曼玉便登上了《号外》9周年的封面,她不会知道接下来的几十年里,她还会登上封面舞台6次之多。兴许《号外》团队已经看出了这位英伦反港的女孩身上的无限潜能。

《号外》见证了张曼玉的成长,在参与30周年的拍摄时,她从容不迫地说道:现在我喜欢穿什么就穿什么,喜欢如何搭配就如何搭配,这种being me的状态让我快乐多了,自信也多了。「建立个人风格」不正和《号外》的宗旨不谋而合吗。


80年代粤语流行音乐领军人物陈百强,刚演完《秋天的童话》,正闲适地托腮微笑。《号外》在内页on the beach的专栏里调侃道,约会对象,女孩子最好stay away from黄家达、吴刚一类,免得别人以为你肌肉崇拜或者明目张胆地horny。

女孩子要约就约陈百强好了。


《号外》从不吝啬把版面留给文化人,即使当时他们并不受宠。亦舒、金庸、倪匡、张爱玲都登过《号外》的封面。邓小宇声称他是亦舒迷,但不是亦舒小说迷,听师太讲话是他人生一大乐事。凡事听信六成就差不多了。


师太居然上过《号外》的封面!

1987年,那年的陈冲饰演了《末代皇帝》的女人婉容。内地女星好难得登上《号外》,她接下来将要把东方面孔带到国外,参演大卫林奇的电视剧《双峰》。


王祖贤上了《号外》十一周年纪念特辑,同志摄影师李志超(Julian Lee)操刀。他赞说,怎么拍都好看,靓到连弯都拗直了。那时,「小倩」已经叫座全港了。

钟楚红已经三次登上《号外》封面了,当编辑问「最近忙着拍什么片子?」钟楚红劈头盖脸就是一句「又是这样老套的问题」,这位奇女子的写实程度令人难以置信。

1989年台北版《号外》封面是这样的:张艾嘉把短发烫帖的往后梳平,双手交叠胸前,手掌置入在头的两边。没穿外套的她,手指微开,似是要摘下放在头顶的苹果。那时张艾嘉已经自编自导自演了《最爱》,并收获一堆大奖了。

1990年的巩俐,与张艺谋合作完《菊豆》,那时的她坦言,到了不想拍戏的时候,就去当家庭主妇,要在35岁前嫁给张艺谋,为他生4个娃儿。而甘国亮为巩俐拍过摄影集,出过书,似乎也卷入过巩俐和张艺谋的感情?(吃一个不确定的瓜)


1990年的张国荣,在一次公开演出中戏剧性地宣传他将告别歌坛,意欲移民加拿大,接受《号外》采访说,这是我最后一个采访。而其实那是他第一次上《号外》封面(而后还有两次)。当时,哥哥已经不堪狗仔的骚扰。

而且他对戏剧性告别有种特殊的情节,因为他偶像山口百惠便是把话筒放在台上决绝离开。这是他心目中艺人谢幕最完美的姿态。



2001年5月号的《号外》,对比初登封面,此时的张国荣已能以雌雄同体的妖娆姿态与大众见面

一代才女林燕妮,在1991年刚结束与「流行歌词宗匠」黄霑的爱恋纠葛。她曾写过《一见杨过误终身》给金庸先生,事实上她也是金庸心目中散文写最好的女作家了。


1992年,当与成龙合作的影片《警察故事Ⅲ》公映后,杨紫琼成为了亚洲最富知名度和片酬最高的女影星。

那年王菲,从美国返回香港,推出专辑《coming home》,其中《容易受伤的女人》让她横扫当时的乐坛,拖音唱腔第一次成为她的注脚。那时她还铅华不染。

当时还叫王靖雯的王菲还很「乡土气息」对不对?不过不要紧,在日后,王菲成了《号外》编辑部最受欢迎的封面女郎,前后一共上过4次封面,一次比一次惊艳——

1994

1998


2000

除了王菲,《号外》最喜欢的一定是林忆莲了,同年登上封面两次之多,一次「爱莲说」,一次「替林忆莲翻案」。乐评人Jeremy Cheung甚至不吝词句,为她翻唱的专辑里每首歌都写下评价。


当时的朱茵凭借《射雕英雄传》的黄蓉进入观众视野。已经与周星驰相识相恋,还没有成为我们梦里的紫霞仙子。

94年,红磡时期的魔岩三杰正处于摇滚巅峰,正直青春洒热血的窦唯、张楚何勇三个摇滚青年,同当时同样鼎盛的唐朝乐队,为上万观众献上长达三个半小时的疯狂演唱会——摇滚中国乐势力。「中国摇滚,席卷香港」。

后张达明被黄子华带入此行,说法是张达明超越黄子华,传闻有一段beef。而詹瑞文也有栋笃笑作品《单人匹马栋笃笑》。

莫文蔚1996年凭借王家卫作品《堕落天使》获得金像奖最佳女配。

李绮红便是《神雕侠侣》里的郭襄了。在娱乐圈匆匆来去、惊鸿一瞥的她,留在《号外》的封面硬朗凌冽,充满了故事


当时凭借《古惑仔情义篇之洪兴十三妹》获得金马女配的舒淇,已逐渐摆脱艳星身份,靠自己的实力把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。

金城武风靡日本,靠的就是1998年的片子《不夜城》,他当时顶着个泡面头,把世界迷得五迷三道。

2000年,那时陈冠希刚刚从温哥华回港拍广告,合作的对象是从澳洲回来的张柏芝。

千禧年的吴彦祖,拍下了惊世赅俗的全裸封面,引得Lisa(现任妻子)开始了女追男的爱恋。第二年,他却化身粉红小生,演绎《Call Me By Your Name》的姊妹篇。

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张震没有在1991年《牯岭街杀人事件》,1997年《春光乍泄》,2000年《卧虎藏龙》,2004年《爱神》,这些年份登上《号外》。而是在《天下无双》的2002年。就好似《号外》欠张震一个封面,适时还了。

2003年黄耀明于红磡体育馆举行了三场「黄耀明满天神佛攞命舞会Live03」,他这个封面处理成当代艺术家张晓刚的人物形象。张晓刚的人物以去个性化著称,然黄耀明向来以其个性为人称道。

90年代末,大量新式杂志纷至沓来,《号外》逐渐式微。

当时的刘烨也是想进军好莱坞的,与梅姨合作完《暗物质》,当时被称为中国首位进军好莱坞的非功夫男星。

林奕华的话剧作品《贾宝玉》原来2011年便开始酝酿筹备了。2013年,我在广州看到这部作品时,何韵诗已经是公开出柜的勇敢形象。给作品《贾宝玉》带来了更多的解读。

作为绝对的波点控艺术家草间弥生,于2012年在香港开展。这是这位艺术家第一次介绍给中国。


艾未未在2013年刚发表了由左小祖咒制作的首张专辑《神曲》,英文名The Diving Comedy「神圣的喜剧」,这组婚纱照令人莞尔。

艾未未的艺术和左小祖咒的音乐如此不同,但他俩的境遇(甚至与香港的境遇)却是那么的相似。这次集结「音乐、政治、香港」,想要讨论的,希望明天是我们的。



本文转载自:奇遇电影


2012年10月,台湾文化人张铁志接任了《号外》的主编。他说他希望《号外》扮演两个特别的角色:


一, 深耕本土,放眼两岸三地;

二, 建立香港方向感,参与香港社会变革。


张铁志的《号外》,保持了杂志的中产嬉皮调性外,也加入了更多大陆、港台的议题。而随着2015年4月张铁志的提前离任,带有台式文化味道的《号外》也告一段落。


如今的《号外》,其前卫性、前瞻性是否依然能保持?我们只能拭目以待。


但我知道,属于陈冠中、刘天兰、丘世文的「这一代香港人」的时代,已然翻页。



阅读 1673
分享到

热门推荐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