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名号出版众筹

艺术的具象-画家的世界观

20

在我工作的过程中,接触过很多来看画的观众,有收藏家,有大大小小的领导。很多人看画的评判标准就是,越像越好。我总觉得如果在墙上挂一个大照片,然后向观众表示这是画,大抵也不会有人分辨出来,反而会赢得很多的惊叹吧。


以像不像来评判艺术品好坏,这不能说是错误的,因为就艺术本身而言并无对错,只是绘画艺术,在200年前就已经不再考虑像与不像这种事情了。在当代,造型能力是对一个画家最为基本的要求,所以咱们来谈点别的。


谈什么呢?谈大师!不是王林,也不是释永信,是艺术大师!

那么真正的艺术大师,是用什么作为评判标准呢? 

 

写进艺术史。

 

当历史的车轮缓缓来到1571年,文艺复兴的荣光已经成为落日余晖,西方艺术即将迎来巴洛克时代。正是这一年,我们这次谈论的主角卡拉瓦乔出生了。

 

文艺复兴作为人类艺术史上最为灿烂的一页,米开朗基罗的雕塑,拉斐尔的圣母,达芬奇的蒙娜丽莎,都成了难以超越的丰碑。或许是这些人的光芒太过璀璨,以至于我们在品读那段历史的时候,几乎快要把这个人漏了过去,米开朗基罗·梅里西·德·卡拉瓦乔,一如他的画风。

 

那,咱们穿越回那时的米兰城,没有灯,没有AC米兰,也没有Wi-Fi,你面前只有意大利灿烂的阳光与抽血的病人(闹瘟疫啦)。古代没有液晶屏幕,没有印刷精良的海报,颜色的全靠布染与纯手工颜料,更没有每天琳琅满目的霓虹灯。所以,当一副精美的画作出现在古人面前的时候,带来的冲击是现代人难以想象的,尤其是画的还是主耶稣。阿门。


《犹大之吻》,卡拉瓦乔

 

对当时的有钱人来说,请画家订做圣经题材的画,摆在家里,逼格的提升远比当代要方便。像达芬奇,米开朗基罗,乔托这样的艺术名家更是与教皇教会关系密切,成为御用画师。并且,那时候的画家其实并不像大家想的那般,在天桥流浪,追逐绘画梦想,是苦逼乙方,更不像中国这样沦落为画匠。当时的画家是有着相当的话语权的,在比如当时的合同规定,画中的一切人物需由画家亲自完成。那,你看,我只要求人物是你画,其他的背景什么的,你徒弟画我也不介意,我知道您忙,但是一定要记得落您的款啊,您的款!后来甚至变成了:画中人物的脸部及腰部以上需由画家亲自完成!腿老子不管了!爱谁画谁画!脸一定要你画,画的要像!听到没!求你了!

可惜,我们的主角不带主角光环,连卡拉瓦乔这名字都只是个绰号。为了躲避当时米兰的瘟疫,全家来到卡拉瓦乔镇避难,在他13岁那年,成为了学徒,并开始了绘画生涯。后来又去了罗马,成为了一名罗马漂。我想这个时候,生存是他的首要任务,艺术追求什么的,还不如面包。

说起耶稣基督,你脑海里会浮现怎样的形象?是这样子带光环的?

《基督受洗》,皮萨罗

 

是这样子带着咸湿的吻?

 


《犹大之吻》,乔托

 

还是这样子高端大气上档次?

 


 《最后的晚餐》,达芬奇

 

不管怎样总得是衣冠楚楚,仪表堂堂的吧?

 

然而到了卡拉瓦乔这里……

 


《基督在以马忤斯的晚餐》,卡拉瓦乔

 

基督的这张脸……你确定不是随便从街上抓了个微胖人士么?毫无神圣感好么?

而这周围的三位圣徒,哪里神圣啊……甚至连桌子上的水果都要烂掉了好吗?(如果你还注意到果篮快从桌子上掉下来,又扶不到,会强迫症发作的。)

不愧是现实主义画家,简直无情。

 

 

下面一张也是圣经故事,《多疑的多马》。

 

那些门徒对他说,我们已经看见主。(20:25)
多马却说:“我非看见他手上的钉痕,用指头探入那钉痕,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,我总不信。”(20:26)
过了八日,门徒又在屋里, 多马也和他们同在。门都关了。主耶稣来站在当中说:“愿你们平安。”(20:27)
又对多马说:“伸过你的指头来,摸我的手;伸出你的手来,探入我的肋旁。不要疑惑,总要信!”(20:28)
多马说:“我的主,我的神。”(20:29)
——《约翰福音》

 


《多疑的多马》,卡拉瓦乔

 

在《圣经》的描述中我们已经看到,其实多马并没手真的伸手去试探伤口真假。

 

然而在卡拉瓦乔这里,多马真的把手伸进去了……

 

这就好比是你刚从十字架下来,有个小伙说我不信!把你伤口给我看看!然后你给他看了,然后他就把手伸进伤口里了……伸进去了……

 

你怎么不戳一下看看耶稣疼不疼呢?

 

然而,这一戳,是多马的一小戳,是人类的一大戳。我们已经看到,《圣经》已经不再是不容亵渎、不容更改、不容置疑的了。以卡拉瓦乔为首的这一帮画家已经开始更加注重画面的艺术性,换句话说,绘画的形式首次超越了内容。这对于当时的社会而言可谓是极为大胆的。

 

 


 

说过圣徒与耶稣,我们来说说圣母。

 

你们脑海里的圣母应该是什么样的呢?

 

拉斐尔这样子?

 


《西斯廷圣母》,拉斐尔

 

米开朗基罗这样子?

 


《圣母怜子》,米开朗基罗

 

达芬奇这样子?


《岩间圣母》,达芬奇

 

那么,来看看卡拉瓦乔的圣母吧!

 

他眼里的圣母是这个样子的!

 


《圣母升天》,卡拉瓦乔

 

这么神圣的场景,中间躺着的圣母有一点点神圣吗?!我改名成邻村姑娘王大花也有人信好吗!那双戳出来的大脚是怎么回事!不会拿毯子盖一下吗!之前看的艺术史还说这画里圣母的模特是前几天在河里溺亡的女尸……

 

不过,吐槽归吐槽。整个画面真的满满的忧伤,这不是圣母,这只是一个被病痛折磨的贫苦女子;周围不是圣徒,只是一帮满怀着一个世界的悲伤的村夫。这画得也不是神圣的场景,这只是作者的生活。不虚伪,不做作,这样的作品,虽然不神圣,但是散发着人性的光辉。

 

 


 

卡拉瓦乔应该没有想到,自己会对后世造成多大的影响。

 

如果你们看到这,我想聪明的你应该注意到了他的画最为独特的不同。

 

还记得我们的题目么?要有光!

 

光的运用,就是他对艺术为宝贵的遗产。

 

咱们翻看他之前的艺术家,形体的塑造大部分都是以线条为主。固然有艺术家以明暗入画,但是却没有一个像他这般,真正确立了明暗对照这种技法,承前启后,影响到一个时代。

 

以一束光穿透整个画面,强烈的对比,平民化的人物,真实而深刻的表情,使画面充满戏剧性。这束光不但穿透了它的画面,也穿透了整个时代。这种绘画风格影响很多后世的画家,如拉图尔、伦勃朗。这束光对后世的电影,摄影行业也有着很大的影响。直到后来的印象派绘画更是光的科学,光的艺术。

 

你们一定会喜欢这张画!

 


《忏悔的抹大拉》 拉图尔 

 


《夜巡》 伦勃朗

 

世人皆知伦勃朗,看到卡拉瓦乔的影子了吗?

 

不光是绘画,卡拉瓦乔还直接影响到了后来的巴洛克风格艺术。巴洛克艺术吸收了卡拉瓦乔这种强化明暗,重视光线的特点。但放弃了卡拉瓦乔的现实主义风格。换句话说,内容题材上又开始玩高大上了。

 

再比如,鲁本斯的绘画。

 


《圣乔治屠龙》 鲁本斯

 

再比如说这个雕塑,巴洛克时期的代表性雕塑。雕塑上方那些金属条同样有打光的效果,光线被反射到雕塑上,产生极为强烈的舞台效果,凸显出了人体的曲线与韵律美,同时又带着强烈的明暗效果,典型的巴洛克时期雕塑的特点。

 


《圣特雷萨的沉迷》 贝尔尼尼

 


维多利亚圣母堂

 

总之,卡拉瓦乔在生活上难称成功,狗血的事情一把一把的,艺术上在当时也引起巨大的争议。但就是这么个人,开启了巴洛克的荣光,不该把他这么忘记。

 

后来,卡拉瓦乔死了,也不知道怎么死的。科学家说卡拉瓦乔是死于颜料铅中毒,那最好不过了。

 

转自十五言

作者 秦呆

 

阅读 1054
分享到

热门推荐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