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名号出版众筹

| 艺本 | X 百工

13

简介:


左靖,1970年生。策展人、乡村建设者、杂志主编。曾任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(北京)艺术总监,策划过的展览包括“未来考古学”第二届中国艺术三年展、“诗意现实:对江南的再解读”、“我的大学:刘大鸿与双百工作室”、“艺术运动存在吗:影像中的中国当代艺术”等;还曾应邀在奥地利、西班牙、智利、巴西和挪威等国的艺术中心和博物馆策划展览。近年来工作重点转向在地的乡村建设,整理出版当地民间工艺、古建筑保护和再生利用、复兴乡村公共文化生活等。他曾创办并主编《汉品》《碧山》等多种杂志和图书。现供职于安徽大学。

《百工》丛书立足于本民族的乡土历史语境,力图寻找一条百工复兴之路,努力发声并贡献于世界。编辑创作团队将进行实地考察,拍摄影像资料,参照历史文献,重新梳理呈现中国乡村社会现存之“百工”生态。用图文形式,结合当代设计,向读者展现民间手工艺的传承、发展演变以及现状,记录并参与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“百工复兴”活动,深入探索吾乡吾土吾民的美学观念,激活民间百工在当代的新生,进而探讨其在当代社会中的运用与可持续发展。


几千年来,百工解决了民生物质和精神之需,百工背后所蕴含的匠人智慧又是中国传统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长久以来,在这些被视为粗糙鄙俗的生活生产用具中,存在着被现代人忽略的传统之美,更凝结着当地社群解决人与环境,人与人之间共生关系的传统智慧。《百工》丛书提出“新百工”的概念,不仅是传播优良品物的有效途径,更是探索当代生活新美学的重要手段,是深入挖掘、抢救、整理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,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创新性保护和传承将起到一定影响。

卷首《崎岖有路,颠沛匪亏》节选

(左靖、王国慧)

……百工一词,是“土生土长”的中国词汇。早在西周(前1046 -前771),铜器令彝、伊簋铭文就有“百工”一词的记载,不过,这里的“百工”多指工奴,以及管理工奴的工官等。随着“工商食官”格局的打破,独立的手工业者开始大量出现,《墨子·节用》《论语·子张》等先秦古籍里的“百工”已经是对手工业者的通称了。
“知者创物,巧者述之守之,世谓之工。”(《考工记》,清戴震注图本)接续“百工”的名称,2011年7月至2014年1月,我带领安徽大学的学生经过近十次踏访,走遍了黟县所有的乡镇,共寻访到九十项民间手工艺,于2014年6月结集出版《黟县百工》一书。在对这本书的所有评价当中,清华大学的顾涛先生的一段话,让我有不小的震动:
“至此,我才恍然大悟,汉代第一流的大儒、大礼学家,为什么要将《考工记》编入《周礼》,与行政国务(天官)、教育管理(地官)、邦国礼典(春官)、军事国防(夏官)、司法刑律(秋官)并列而为冬官。《考工记》记载的正是民间的百工:攻木(木工)、攻金(青铜铸造)、攻皮(鞣皮制革)、设色(织染)、刮摩(玉石)、抟埴(制陶)六大类,计三十个工种。与其相信经学家的说法,以为冬官本亡佚,为求礼书结构之全而补入《考工记》,不如说这恰恰是汉人在礼崩乐坏后,为求礼乐复兴而刻意为之。如果削去这七千字,《周礼》就成为彻头彻尾美轮美奂的高头讲章,而与万民遥不可及。这是一代大制作,一代经学的盛典。其中所含礼学家的覃思精蕴,今有几人尚能识得!”

虽然我对《周礼·考工记》没有特别的研究,但顾先生的这段话我是懂的。而且,也许正是这段话,让我觉得在《黟县百工》完成后,似乎还应该继续做些什么,所以有了《百工》系列杂志书的想法,于是就有了眼前这本《百工》杂志书。



2011年至今,已有六个年头。复兴百工之路,既是心理或意识上的情怀,更是脚踏实地的践行。在安徽、贵州的乡村,在北京、台北的展馆,我们通过“百工”系列调研、出版和展览,慢慢领会手艺生活的艰辛与智慧,感动于文化生命的持久力量,并希望把这些珍贵的感知传达给读者和观众,进而可以更深入地讨论百工之精神与现实。在乡村建设的框架下,我们不惮冒昧地想能为百工的复兴尽一点绵薄之力,甚至还妄想乞地修建一座百工馆,与百工坊、百工市集、《百工》杂志书等一起构建一个可持续的动态系统,为后来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铺路工作……


阅读 746
分享到

热门推荐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